秋葵视频app加油站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乔夏瞥了一眼沈婧的冷脸,朝她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跟了上去。

反正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碍于表面关系,留着最后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不亲近却也不会捅破。

四个人落座,黎建洪坐在上方,沈婧坐在他的右手方,黎君北坐在他的左手方,乔夏挨着黎君北坐下。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散发出美味的香气。

乔夏其实一直都不喜欢来这里吃饭,太过压仰了,即便是活跃如她,在这个时候也被压得中规中矩。

特别是对上黎建洪,总觉得他让整个空间的气压都过于薄弱,压得人喘不过气。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不得不佩服慕谨了,想想以前她经常和黎简南来这里,是怎么应付的。

慕谨聪明,有她的应付方法,而她做不来慕谨的行为,也只有硬着头皮陪黎君北出现在这种场合,只想着吃完就闪人。和君北去过二人世界,约会去……“君北,乔夏,们不常回来,多吃点。”沉默的饭厅,沈婧打破安静,一边说着,还一边给黎建洪夹菜。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在黎建洪面前也总是扮演着和气的后妈角色。这也是为什么,对比下来,每一

次黎建洪都觉得是黎君北在叛逆,而不会把责任归咎于沈婧以及黎简南。当然这个时候,沈婧也看得明白。黎建洪从回到家里脸色就不太好,让黎君北回来,她料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若是平时她也就不会表现得如此了,偏在这个时候,她表现热络一点,就是让黎建洪早一点

爆发。

也正如沈婧所料,她的话音刚落,黎建洪手里的动作怔了怔,最后放下筷子,手指碰上一旁的酒杯,抬眸扫向乔夏的方向,“乔夏。”

乔夏正埋头吃饭,听到突然叫自己的名字,心里一愣,也顾不得自己嘴里还有饭,“爸爸,叫我?”

楚楚女孩甜美姿态很清秀

酒杯在桌上晃了两圈,黎建洪沉声说道:“现在和君北已经订婚了,可要像阿姨多学学,怎么做好一个贤内助!”

“爸爸,我会学着做好君北的贤内助,只不过像阿姨学习就不用了。”乔夏也并不是想在这个时候跟黎建洪呛声,不过让她学习沈婧,还是算了吧。

当人家的小三,抢人家老公,登堂入室之后,明面上对丈夫前妻的孩子很好,实则背地里却针对前妻的孩子。

她怎么可能跟这个女人学?

她可是和君北正常订婚的!黎建洪晃动酒杯的动作一顿,显然并不喜欢乔夏不圆滑的性格。不过他的话还没有挑明,依照乔夏那性格估计还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什么,所以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再做计较,而是说:“那知道现在是君北

最关键的时候吗?”

乔夏点头,她当然知道。

君北奋斗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升职,施展自己更大的抱负。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帮着陆之禛?发布那些对陆之禛有利的消息,可知道,帮他发布的这些新闻,对君北有多么不利?”黎建洪厉声说道。

这件事,黎君北是不好开口跟乔夏说的,说出来味道也变了,而他做为长辈说出来,也没有顾虑,直接挑明。

乔夏疑惑的抬眸,看向坐在旁边的黎君北。

黎建洪没有给乔夏太多的时间消化这件事,再次说道:“我希望能明白,即便对君北的事业做不出太多的贡献,也别拖他的后腿。自己好好想想吧!”

黎建洪语气中的严厉,并没有给乔夏任何面子。

与乔家联姻,不是对黎家对黎君北没有好处,但是黎建洪站在高位强势惯了,他希望的是绝对的控制。他也希望今天的话,让乔夏醒悟过来,谁才是她应该帮的人,而不是一味的去帮外人。

什么叫她对君北的事业做不出太多的贡献?

什么叫她拖君北的后腿?

黎建洪句句戳心的话,听得乔夏犹为刺耳,难听。“们慢慢吃,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

她对君北的感情,只要他开口,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也可以为他忍下自己不喜欢的,但是有什么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她乔夏也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委屈。

虽然理由找得有点蹩脚,好逮自己有勇气说了出来。

乔夏站起来,对旁边的黎君北说道:“君北,我先回去了。”

说完,拿起自己座位后面的包包,便大步朝外面走去。

沈婧一直带着看好戏的幸灾乐祸。要是今天乔夏闹起来,那才真的是好看。不过现在这样,也未尝不好。

近来,黎建洪越发找黎君北找得勤了,她还担心黎君北会受重用,或者黎建洪把家业交给黎君北,那她那么多年的隐忍,这么多年的坚持岂不是白费了。

如今,乔夏坏了事,也正合她的意。

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挂着善解人意的笑容,安抚着自己老公的情绪,“建洪,毕竟乔夏还是小年轻,别往心里去。”

当初若不是看在乔夏背后的乔氏,他会留她在这里跟自己叫板?

乔夏也算是直接挑战了一向高高在上的黎建洪的权威,让他怎能不生气,但这气不能撒在沈婧身上,也不能撒在黎君北身上,酒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透明的液体溅在周围。

黎君北深沉的眸子看了一眼沈婧,她成功的火上浇油,他看在眼里。

没有多余的话,黎君北站起身,也转身大步离开。

沈婧看了一眼空余的两个位置,叹了一口气,“好好的一顿饭,最后又只留下我们了。建洪,下次别在吃饭的时候指责人了,免得大家都不高兴。”

话里带着责备,但娇里娇气的声音,听起来直让人身心舒畅。这么多年的相处,黎建洪也明白沈婧的话外之意,沈婧这么多年对自己的付出,他也看在眼里,但他却不会怪儿子的突然离开。毕竟现在是他的关键时期,他就算是生乔夏的气,君北现在也不宜和乔夏闹

出点什么事来。

黎君北走出别墅,放眼一看,果然乔夏站在车棚里。待黎君北朝自己这边走近,乔夏低声问道:“君北,也怪我,是不是?”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