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连晴好数个月的长安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阴天,虽然仍未下雨,但是久违的阴凉着实让人惬意了不少,皇城门口的祭台也已开始搭建,虽然有重兵把守,等闲人不得靠近,就是早起上朝的官员也只能绕过此地而行,但却不妨碍城中百姓对祭台的议论。

此时这场议论的中心人物卫瑶卿正站在瑶光殿内,前方不远处摆放的屏风已经撤去,床蔓也挂了起来,孙公耷拉着脸坐在床榻旁,皱眉盯着床上的男人迟迟不语。

蒋忠泽身上的秘密太多,有些能猜到,有些却仍然需要他开口来证实,所以,所有人都需要他醒过来。

孙公皱着眉头回头看向坐在殿内的几个人,眼皮颤颤,张了张嘴,卫瑶卿清晰的看到他的口型似乎骂了一句粗话,又回过了头去。

她低头略去了脸上的笑意。

孙公心情不好,正在骂人呢吧!

背对着众人的孙公翻了个白眼,他心情好的了才怪,就知道把他提前放出阴阳司没有什么好事,蒋忠泽中的毒可不一般,他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解不了,但这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得了的?对于这种未知的毒,需要提血配药试毒,运气好一次就试出来了,运气不好就难说的紧。他之前试过几回并没有成功,这是一件极其耗费时间精力的事情,谁知道什么时候配的出来?陛下一开口就是三天之内,这些外行人总是不懂喜欢胡乱扯期限,与其耗费时间精力三天之内配出解药来,还不如想办法走人的好。万一这蒋忠泽运气不好,三天之内还配不出来呢?

孙公晃了晃手里的符水,早动了别的心思。就知道这长安城呆不得,哪有外头那样自在?反正这蒋忠泽也死不了,大不了什么时候配出来了,什么时候让人带回来就好了。

将符水晃匀之后,孙公拉着一张脸走到一旁,指使几个候着的太医署的新进太医道:“去将他衣物去了,老夫要取血。”

几个年轻太医当下便走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扒去了蒋忠泽身上的衣袍,之后走到一旁,孙公瞟了一眼蒋忠泽穿的严严实实的裤子,道:“把裤子也脱了。”

几个太医再次上前开始扒起了裤子,才拉了几下,便听身后孙公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看什么看啊?”

阳光少女闺房展露可人萌脸可爱至极

“你们做事。”回答他的是一道清晰悦耳的女声,卫瑶卿摆了摆手,道,“我就看看,不妨碍你们的。”

回应的是孙公的一声冷哼,转而又对上了手里动作截然而止的几个年轻太医:“愣什么愣啊?快扒呀!”

几个年轻太医听的一哆嗦,忙几下把手下的人身上的衣物扯了个精光,只觉得背后望着的两双眼睛着实叫人难以直视。

不过那两个人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相较于孙公的冷哼不悦,倒是卫天师还解释了一句:“陛下命我在这里看着,诸位就当我不存在好了。”一边说着一边目光灼灼的没有离开床上的蒋忠泽。

这些阴阳司的人果真古怪的很,一个阴晴不定,一个视男女大防于无物,几个太医退到一旁心道。

孙公手执烘烤过的药罐取血,几个太医越看越入迷,不知不觉慢慢挤了过来,倒是卫瑶卿被挤到了一旁,不过她倒也未出声,只是在孙公转身离开之后,角落中的人突然出手抓起了躺在床上的蒋忠泽的手。

几个年轻太医被她吓了一跳,忙问:“卫天师,怎么了?”

孙公出门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几个护龙卫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跟在他的身后,显然鉴于他多次“离京”的不安分举动,安乐对于孙公“责任”二字并不信任,打算用武力强制将他留下来。

卫瑶卿端详了片刻蒋忠泽的手放了下来,而后又抓起了他另一只手,看了片刻之后,才再次放下来,在一行年轻太医面面相觑的神情中出了大殿走了出去。

阴阳司的人,一个两个的,就连离开都是如此不吭一声,莫名其妙。

……

她出入宫殿并不需要向任何人禀报,出宫之后,也未去找狄方行,而是径自去了裴园,也是巧,进去的时候裴宗之和张解正在吃饭,一旁刻着百胜楼印章的食盒就开着放在一旁,两人虽然举止算不上优雅,却也食不言寝不语,安安静静的相对而坐。

卫瑶卿便没有进去,转而在外等候了起来,站在天师道中,回园里的嘈杂与时不时的叫好声喧闹声也能清晰的听到,甚至还能隔着墙上的画洞看到里面奔跑打马球的少年少女。马球被高高击起,看客席上随即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叫好声。

真是少年昂扬啊!卫瑶卿站在画洞口看着奔跑喧闹的少年少女莫名的生出了几分羡慕,她不是想玩耍什么的,只是觉得这个年纪就该做这样的事情,而她总做着与自己年纪不符的事情。

也不知看了多久,裴宗之的声音自身后响了起来,带着几分不解和疑惑问她:“你也想玩这个?”

卫瑶卿摇了摇头,收回目光转身,张解站在门中叫了一声“卫姐姐”,裴宗之正看着她,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们在等她。

卫瑶卿大步走了进去。

打马球什么的就算了吧,还记得张家还未出事时她使了全力同同龄人一起打马球时的情景,没有几个人喜欢这样的玩伴吧!毕竟玩什么都让人单方面各种输,谁还会喜欢与她玩耍?

“我随便看看!”卫瑶卿说着目光掠过石凳上排列整齐的一沓记事本坐了下来,那是昨日她带过来的蒋忠泽的手札,这两人倒也看的津津有味。

裴宗之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只是仿佛无意一般瞟了眼回园的方向道:“今天那些人组了局打马球,领头的那个据说是陈家的小姐,就是那位文渊阁十儒之中的陈硕先生家的女儿。”

卫瑶卿奇道:“陈硕的女儿?陈硕不是教导女儿知书达礼不碰这些野蛮事物的么?陈硕的女儿打的很好么?”

如果说徐长山是文渊阁十儒中思想开拓的新进派的话,陈硕就是保守顽固派,倒不是说不让女子读书,而是更注重女子三从四德的教导,打马球这种“有伤风化”的玩意儿是不允的。可事与愿违,偏偏教导出了个“红杏出墙”的女儿,在京城权贵圈子中丢尽了脸面。这是想通了?让女儿出来了?

“那个陈家小姐喜欢组局,却十次也不见一两次下场,而且那马球打的……”裴宗之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实在太差了。”

张解忍不住低头轻笑。事实证明情商这种东西真的跟年龄没有关系,不过裴先生的身份,大抵也不会在意得罪不得罪一个陈家小姐。

卫瑶卿不动声色的继续问裴宗之:“她经常来回园打马球么?”

裴宗之摇头,道:“也没有多久,唔,就这些天开始的。”

张解虽然人小,却已经会意了,说道:“就是从黄少将军那里传来捷报开始的。”总听说陈硕的大女儿不争气之后,陈硕想让自家小女儿也嫁给黄少将军,不过被黄少将军以“逆贼未除无以为家”拒绝了,但陈硕显然并不死心。

这话回的还真是一语中的,卫瑶卿默然了片刻,看向裴宗之:“这陈家小姐生的何等模样?”

裴宗之想了想道:“按照黄石先生的说法,就是肤白、五官秀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卫瑶卿眉毛一竖问他:“你很闲么?来回园打球的人那么多,你总盯着陈家小姐做什么?”

张解咳了一声,裴宗之看向他,以为他嗓子不舒服,递了一杯水给张解,口中回着卫瑶卿的话:“她喜欢来回园献艺,每回打完马球,总有琴声、笛声还有诗句从那边传来,听的人怪吵的。”

张解喝了一口水,默然:“为什么总来回园弹琴吹笛,去小芙蓉园不是更好么?这个天芙蓉花开,更适合弹琴吹笛起舞吧!”

张解确实聪明,有些事情却还不能理解。卫瑶卿听罢,默默地说道:“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芙蓉园除却宴会之外,素日里都是些赏景的女孩子,哪里有回园这里的权贵多且男女不禁?

“好了,这陈家小姐与我等无关,”卫瑶卿敲了敲那些摊开的记事本道,“这些蒋忠泽的手札记事本,你们觉得如何?”

她一边说着一边心头想着这件事,其实也不是完全无关,至少大姐卫瑶宛的心思她已经看出几分了,黄少将军出兵那一日,卫瑶宛在城中夹在人群中相送,那眼神可骗不了人。她年少看中裴宗之时也是如此,不过她自己清楚当年只是因为裴宗之的皮相,而且她本人又不是将这点年少慕艾之情看的很重的人,自然轻易便走了出来。更遑论,现在这个人也是自己的了,所以她几乎没有纠结过这些。卫瑶宛却与她不同,她自然无法以己度人。卫瑶宛有才气,她是认同的,但卫瑶宛与陈家那两位“才女”小姐却又不同,看似和气温婉,实在内心刚硬,从大伯犯事她决绝退婚这件事上就看的出来。

这等男女之情是她不愿插手也不想插手的,若让她来考虑旁人的情感,大概会同族中那些理智的长辈一般来分析一番,再得出这个人适合不适合嫁的结果,但感情一事,往往就是不能用理智来分析的。她虽然不懂,却也知道这个道理。知道自古情这一字最伤人,她虽家族经历坎坷,但情这一字上却从未受到过什么伤害,以前是心动的太过浅显,如今却仿佛跳过了那种情字难解的阶段,尘埃落定一般。

心里想着卫瑶宛的事情,卫瑶卿一时有些走神,直到辫子被人轻轻拉了拉,玩她小辫子的不是年纪小的张解而是一脸无辜捏在手里的裴宗之。

看!就裴宗之这样的,除了她谁还受得了?卫瑶卿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你走神了。”裴宗之说着却没有放开她的辫子,似是觉得有趣,拿捏在手里,指了指桌上摊开的记事本,道:“你有没有发觉蒋忠泽每一段记忆都是从午时开始记录的。”这当然不可能是蒋忠泽睡懒觉睡到午时才起。

卫瑶卿愕然了一刻,恍然大悟。在得出蒋忠泽有失忆症,每隔一段日子都要发病一次之后,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众人都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是从哪一日的早上开始的。这是人的习惯问题,每一日的早晨代表新的开始。就连她也是下意识的如此以为的。

卫瑶卿想起看到的那些记录,终于察觉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蒋忠泽似乎并不是这样,他的记忆是从某一日的午时重新开始,又到某一日结束的。

“其实可以推算出来的。”张解掐着手指,翻着最新的记事本道,“蒋大人是每隔十五日发一次病,我发现有个很有趣的事情,李修缘死的那一天正好是蒋大人的发病日。”

对上裴宗之与卫瑶卿望来的目光,张解神情赧然:“我算学学的很好。”

那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一些已经解开了,譬如说如何杀的人,刘凡亲口承认是他动的手,对于这种高手,借用通阴阳的幻境要让李修缘无声无息的死了并不是一件难事。

现在李修缘的死已经不是什么麻烦事了,麻烦的是蒋忠泽,而且这件事发生的那一天还撞上了蒋忠泽发病的那一日,时间还恰巧是午时前后,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其中到底换过几回。

或许最开始就不是蒋忠泽,可能狄方行去闹时遇到的就是真的蒋忠泽,将真的那个带走了;也有可能自始至终都是假的,带到宫里的也是假的,伺机换过一回,这件事中间可变的时间地点太多了。

毕竟她都能易容成不怎么像的枣糕出宫更不要提一对极其相似的孪生兄弟了。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诱导哄骗蒋忠泽,卫瑶卿更属意是杨老大夫提过的几年前有一日蒋忠泽去找过他问自己的病。蒋忠泽发病那么多年,不曾找过杨老大夫想来自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记事办法,会提醒自己告诉自己。毕竟这种病太少见,谁会想到这个?去找杨老大夫应该也是确认蒋忠泽的病吧!或许自那一日起就是蒋忠泽噩梦的开始。但这一切终究只是猜测,虽然可能性极大,可到底没有听人亲口承认来的好。

卫瑶卿只觉此事越想越深,越想越绕不出来,忍不住感慨:“这简直就似是骡马市那些变脸的杂耍艺人一般,变来变去,哪个知道变了几回?”快猫视频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