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古玩大亨最新章节!

   吴春英也靠着汽车,双手捂着脑袋,瞥见薛晨流血受伤了,紧咬着牙将目光锁定了那个披风墨镜男,发动了脑电波能力。

   当她的能力作用在那个披风墨镜男的身上,那个男人直接身体一颤,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也闭上了嘴。

   而这个人的嘴巴一闭上,周围汽车的玻璃都停止了震颤,安静了下来。

   披风墨镜男也迅速的将目光锁定了吴春英,再次张开了嘴,而吴春英也不甘示弱,神情异常坚定的看着披风墨镜男,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一路上她发挥的作用少之又少,毫无存在感,现在,她一定要展现出自己的力量来,至少,一定要搞定这个男人,不能让薛晨腹背受敌!

   披风墨镜男的异能力显然是通过嘴巴使用出来的,不是近身搏斗,而吴春英的能力亦是如此,两个人都没有碰到彼此的身体,可是其中凶险却只有二人知道,脸上都露出了极度痛苦的表情,在咬着牙坚持着。

   另一边,薛晨扭头看了一眼皮开肉绽的右肩膀,眉头拧了一下,回春能力稍微发动,并没有直接完治愈,只是暂时止住了血,会出能力有限,还要留下了强化身体。

   他也再一次看向两次出手两次伤到他的那个女人,就在他身前三米处,整个人飘忽不定,若隐若现,如果一动不动,几乎和周围的融合为了一体,非常的难以发现。

   唰。

   女人再次冲了过来,就像是一团水扑了过来,让人分不清哪里知她的两只手,自然也不好分辨攻击是从哪个方向而来。

   刚才已经吃过了两次亏,薛晨已经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厉害,布置身体能够半隐形,更是手臂上有着一层异常锋利的角质层,就像是刀子一样,可以轻易的破开他的皮肉,伤害到他。

   清纯美女着性感短裙迷人

   他脚下一点,向后击退,同时,心思一动,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塑料包,朝着女人投掷了过去。

   别说是一个区区的塑料包,就是一根钢管也会一瞬间斩断,可是当塑料包被女人斩破的同时,有一大团黑色的液体从塑料包里爆开,让女人措手不及,撒了一声。

   女人站在了原地,脸色很不好看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沾染了许多黑色的液体,使得她的半隐身的状态彻底没有了用处。

   “我靠?!”

   薛晨也站在了原地看着,惊讶的见到,这个女人竟然没有穿衣服,被黑色液体沾染的地方露出了丝丝点点的皮肤,只是那皮肤和正常人类完不同,是淡绿色的,还有着一个个粗糙的细小疙瘩,不过体型倒是算得上是热辣,前凸后翘。

   女人恶狠狠的看了过来,那双蓝色的眸子充斥着愤怒,好像是在说,洒在她身上的这是什么东西。

   薛晨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咸辣香味,还挺勾引人食欲啊,这个白色塑料包是什么呢,是海城市本地的著名烤鸭店用来吃烤鸭搭配的蘸料,酱油就是主要成分之一!现在一只热腾腾的烤鸭还留在玉瞳空间内呢。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好?这可是我们当地非常有名的特产。”薛晨挑了一下眉毛,说完,他主动冲了过去,现在一包烤鸭蘸料已经废了她的半隐身能力,对他的威胁直线下降。

   而女人则一言不发的扑上前,手臂从上而下的斩了下来,若隐若现的皮肤上闪着一场的光芒。

   嚯!

   以拳化掌,薛晨巧妙的避开了女人手臂和手掌上尖锐如刀刃的凸起,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侧面,同时,操控能力涌动而出,化作了无形的一只手,挡住了女人另一只刺过来的手掌,右腿弯曲,手肘化作炮锤,以猛虎下山之势撞在女人的胸口部位。

   “哼!”

   女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同时身体也飞了出去,撞在了四米多远外的一根四方水泥柱子上,发出噗通一声。

   薛晨看了一下手肘,揉了揉鼻子,因为这个女人并没有穿衣服,而刚才这一肘又是击在了女人的胸口,自然有一些别样的触感,还真是弹软,手感很不错。

   不过,也感觉到这个女人的诡异绿色疙瘩皮肤非常与众不同,有着十分强韧的防御力,有着惊人的弹性,卸掉至少三成的力量。

   女人扶着水泥柱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受创,导致身体的半隐身能力有所退化,影影绰绰的露出了更多的身体,甚至有着很敏感的部位,可是女人根本不为所动,那双眼睛依旧紧紧的盯着薛晨。

   薛晨扫了一眼,这个女人的身体一大半都模糊不清,零零散散的露出一片片绿色的皮肤,甚至有一些很敏感的地方,可也许正是因为半遮半掩还有异样的绿色肌肤,看起来格外的性感,让人有冲动的感觉。

   稍微顿了一下,薛晨没有犹豫,再次大步冲了上去,可是突然,斜后方传出一声饱含着痛苦的叫声。

   “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见到痛叫声是那个风衣墨镜男发出的,正翻着白眼,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从嘴里鼻子耳朵里都流出了血来。

   女人看到同伴昏厥过去了,眼神一变,一个健步就跳了过去,没有迟疑,用一只胳膊将人加起来,脚下一点,踩在了旁边一辆奔驰车车顶,然后双腿用力直接将车厢给踩瘪了,人则唰的跳到了将近十米开外,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停车场的一个拐弯处。

   薛晨看了几眼,没有打算追上去,而是走回到了车旁,吴春英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和那个风衣墨镜男差不多,也是口鼻耳往外流血,脸色更是不正常的殷红,充斥着极度痛苦的表情,身体趴伏在前车盖上,发出嘶嘶的痛苦呻吟声。

   他立刻将人给附近了车里,准备给她治疗一下。

   吴春英扭头看着薛晨,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一抹轻松欣慰的笑容:“这一次,我没有……拖后腿。”

   “嗯。”薛晨点点头,然后让她别说话,开始给她治疗。

   她的伤情出奇的严重,直到回春能力枯竭了也没有完痊愈,看起来只是恢复了一半的样子。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直奔机场而去。

   吴春英擦干了脸上的血,整个人靠着座椅,脸色依旧苍白,但神情不再那么痛苦,有些虚弱的说道:“我猜测,那个男人的能力应该是发出次声波。”

   现在回想起来,吴春燕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胜了,回想起当时的感觉,真是身不如死,五脏六腑仿佛搅在了一起,心脏也剧烈的颤抖,似乎要随时爆开,仿佛下一刻就会死掉,是她的尊严支撑着她,这一次一定要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好在,她坚持到了最后。

   她和风衣墨镜男的能力对对方的伤害基本上相差仿佛,谁能坚持到最后,比拼的就是意志!

   “次声波?”薛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皮卡呼啸着抵达了机场,国际版抖音有黄的吗停在了车位上,薛晨拿出钥匙直接放在了车顶上,他估计自己不会再来这个城市了,这个皮卡就留给有缘人吧。

   二人换了登机牌,顺利的上了飞机,当飞机一震,开始加速起飞,无论是薛晨还是吴春英心里都再次松了口气。

   吴春英经过了治疗,可是身体上的伤没有彻底的痊愈,而伤的还是内脏,所以在飞机飞到半程身体开始出现了晕机干呕的反应,吃了空姐拿来的晕机药后效果也不是很好。

   吴春英另一侧缩着的是一个皮肤很白奶油味很重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色西装,戴着金边的眼镜,手上戴着一块价值几十万的江诗丹顿手表,不时的抬腕看时间。

   见到吴春英几次拿出纸袋发出干呕的声音,一脸的不爽,斥责道:“既然晕机,那就不要坐飞机,真是恶心死人了。”说完,双手捏着鼻子,把身子往另一边挪,一脸嫌恶的表情。

   吴春英一脸病态的苍白,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影响到了。”

   男子则不依不饶的说道:“赶紧和别人换个座位,别坐在我身旁,影响我心情!真是倒霉,要不是头等舱和商务舱卖光了,怎么会坐在这里。”

   薛晨瞥了一眼这个男人,淡淡的说道:“闭上的嘴,否则我把从飞机上扔下去。”

   “……敢这么和我说话?”男子一脸恼怒。

   薛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眼看了这个男人两眼,而那个男人也慢慢的闭上了嘴巴,但嘴上还在说着:“很好,和这么说话,等着!这件事没完,等下了飞机的!”

   经过十个小时的飞行,这架飞机降落在了京城的机场,薛晨略微扶着吴春英下了飞机,拿出电话拨通了出去,简单说道:“回来了。”

   而坐在邻座的那个男人也一脸不快的跟在薛晨二人身后,也打出去了电话:“麟哥,有一个男的在飞机上和我炸毛,说要把我扔下飞机……我知道这是京城,不好惹事,也不打他,但得吓唬吓唬他,这总行吧,们就在机场外,那太好了,谢了麟哥。”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


头像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