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和你是朋友啊,所以关于你的事情我问起的话他当然也会告诉我一些啦。”茶水倒满了,唐糖很小心地放下了茶壶,她有些惊奇地看向她,那双眼睛依然好看如琥珀,她真的难以想象曾经有一段时

间她居然瞎了。

不过好在恢复了,她还是有些担心地问,“小颖,你的眼睛现在是彻底恢复了吗?”

“嗯。”时颖娴静地点头,“顾之说已经彻底恢复了。”她转眸望向远处的风景,那眼里是含着笑意的,“糖,这种感觉真好,以前没有发现过,但是真正失去光明这么久以后,我发现我们原本拥有的东西其实是那么的美好。只是因为一直拥有所以才不受重视,

失去了才知道拥有时的可贵。”

“是的,所以我们都要知足,很知足。”唐糖最近也有很深刻的体会。

时颖又回眸看向她,“糖糖,我听说厉哥醒来了,恭喜你,这么多年的坚持没有白费,有付出终究还是有收获的。”她是真的替她感到高兴。“亲爱的,我真要谢谢你。”唐糖眼里闪烁着泪花,特别诚恳地说,“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她鼻尖酸酸的,声音轻颤,“如果不是你帮我在盛总面前说一说,顾医生又怎么可能请得动?如果没有他研制

的特效药,我哥又怎么能醒来?所以时小颖,我真的”她突然说不下去了,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感谢。

时颖赶紧从桌上抽过纸巾递给她,“糖糖,醒来了就好,你千万别见外,我们是好朋友呀。”

“嗯,谢谢。”她伸手接过纸巾擦干眼泪,努力地平复着情绪,“这或许就是缘份吧,上天让我认识你,让你又认识盛总,盛总又培养了顾之这么个天才医生,所有的环节缺一不可。”

“所以上天是眷顾我们的,厉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他还好吗?”时颖真的很高兴,这么多年,只有她知道唐糖的不容易。唐糖喝了口茶,她望向远处的风景,十分知足地告诉她,“现在只能坐在轮椅里,还走不了路,可以睁开眼睛看东西,有时候也能跟我对视,认识水跟花,也知道冷与热,顾医生说他的智商跟三岁孩子似的

,通过不断地刺激与引导,是可以让他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我现在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我觉得我一定可以彻底唤醒他,一定一定可以的!”

制服美眉日系风格的可爱写真

“我真的好想去看看他。”时颖期待地说,眸子里又闪过一丝沮丧。

唐糖突然想到了沈君浩,他此时也在京雅私护医院呢,他姐姐临走时交代的那些话又不禁浮现在脑海里。

唐糖想了想,于是开口说道,“小颖啊,你现在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去了,医院那地儿处处都是病人,真的不太好。”

“其实盛誉也这么讲。”时颖唇角轻勾,声音轻缓温和,“至少今天是去不了啦,我跟他一起出来的,得一起回去。不过我真的很想去看看他,我们改天有机会再约吧。”

“嗯。”唐糖没有拒绝,改天再说呗,先过一天算一天,说不定再过几天君浩就要回美国了。

总之这两人最好不要再见面了,就让一切回归原来的轨道上吧。

“小颖。”唐糖忽然握住她的手,她有些难过地说,“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还活着,我真的好高兴,好想过去看看你,可是领御并不是谁都能进去的,而且我哥刚苏醒,他离不开我。”

听出了她的自责与抱歉,时颖赶紧说道,“我能理解的,糖,你别放心上,一切都在变好,厉哥一定会恢复的,我现在也好了,你一心一意照顾他吧。”

“嗯,借你吉言。”

“我期待着你们的婚礼。”时颖紧紧握着她的手,“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小颖”唐糖眼含泪水,略有些惶恐地说,“我感觉快瞒不住了,我妈妈好像察觉了,她说让我回去找工作,工资不会比天骄国际低。”

时颖微微错愕了一下,她思考了很久很久,然后递给她一个鼓励的目光,“要么就坦白吧,毕竟现在厉哥苏醒了,叔叔阿姨说不定就接受他了,也会为自己当初的行为感到抱歉。”

唐糖摇头,“小颖,我真的不敢。”然后垂眸,泪水滚落。

甚至有一段时间,她是无比茫然的,她不知道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最终要经历多少磨难,她真害怕当一切障碍都冲破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去爱他的力气。

时颖忙起身过来安慰她,唐糖坐在藤椅里抱住站着的时颖,将脸颊轻轻贴在她的小腹上

“小颖,我好累。”

时颖轻抚她的头发,“我知道会好的。”

唐糖闭上眼睛吸吸鼻子,努力平复好情绪。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时颖乘电梯来到了久违的22楼。

刚出电梯她就遇见了司溟,“嗨”她主动跟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司特助。”

司溟简直呆掉几秒!

好半晌才特别激动地开口,“时小姐!”

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司溟高兴地说,“盛哥在办公室!”

“嗯。”她笑着点头,“你先忙吧,火山小视频940版本有空再聊。”

“好!”

然后她与司溟擦肩而过朝办公室走去。

门口停下脚步,时颖打开密码盒输了密码,居然是错的她微微拢眉。

“嘀!”

此时办公室里的男人听到了一声清晰的警报音,她来了?

他忙起身朝复合门走来。

盛誉开了门,他走出去,身后的门又自动关上了。

“你干嘛呀?”时颖微怔,不进去吗?

“你再输一次密码。”盛誉站在她身后握着她肩膀。

“刚才进去就好啦,干嘛要再输一次啊?”她有点小郁闷地问他。

他催促着,“你输嘛!快点!”

“你都改了密码,我还输什么?”时颖非常确定自己刚才没有按错字数,并不是以前那个密码。

盛誉唇角轻扬,握着她小手放上密码盒,按着她的食指一字一字地输入数字。

“我的生日?”时颖错愕。盛誉展露出一个无比绚烂的笑颜,他伸手环住她的小腹,从身后吻了吻她脸颊,“嗯,你的生日。”


头像

About: admin